香港輪椅劍擊運動員余翠怡:「謙虛是應該,但不應缺乏傲氣。」

於今屆亞洲殘疾人運動會奪得亮麗成績的余翠怡,雖然已經跟人對戰十多年,但仍然樂此不疲,談及訓練、比賽、心態,她的眼睛會閃閃發亮,其由心而發的正念更猶如銳箭,每每擊中別人心扉,也許這些都解釋了為何時至今天,她仍然是最耀眼的香港運動員之一。

作為記者,見到余翠怡這類受訪者會鬆一口氣,因為她健談、爽朗,更重要的是其故事動聽。「很多人問我為何可以打劍擊到今天,喜歡一件事需要理由麼?我反而會問,點解自己要放棄?」余翠怡就是這樣的人,一個有話直說,100%清楚自己想法的女生。「我從小便愛贏,所以相對較平和的運動員,我對輸贏的感覺會大一點,這是性格,不分好與壞,最緊要知道有何方法調節,重回正軌。」感覺上大情大性,可有因為自己面對失敗而影響往後比賽或任何決定?余翠怡直言自己會不時回想那場賽果及比賽時的畫面,但同時說出了重點。「明白失敗,其實可以是一種動力,下次訓練,我更清楚自己有何改善的地方。」

剛過去的亞殘運,余翠怡不但擔任開幕時的持旗手,更贏得1金2銀2銅的佳績,原來中間她還暗地肩負一個使命,就是希望為同行的新晉運動員展示真正的體育精神。「要贏一場比賽有很多環境因素,能力當然是必須的,但除此之外還講求經驗。何謂精英運動員?就是你怎樣演繹這份精神面貌,不只是輸贏問題,而是一種感覺,我想將之承傳下去。要明白,運動員只是你其中一個身分,成功的運動員不等於有人尊重,除非你表達到一種精神。」成長了,不但經驗與眼界廣闊了,人也顯得穩重得多,對於職業或自身的路上都有利而無害。「以前很直白,現在懂得修飾,用好一點的方法去表達,以免令人難受。」有趣的,是她一直相信年少是應該輕狂,因為那不是一件壞事,而是人生經歷。憶起年少時到奧運會,余翠怡自言天不怕地不怕,到今天仍覺得「自豪當一位世界級運動員」才可以同人較勁。「謙虛是應該,但不應缺乏傲氣,那是自信的一種,讓你有懾人的氣勢上場啊!」歷練多了,考慮亦相對增多,有人視之為保守,她卻稱之為懂得瞻前顧後,學會用不同方法應對賽事,所以即使年屆34,仍然不怕面對年輕對手。

「我愛穿裙子。」

早前在荷里活廣場的一個展覽,余翠怡的照片被展出其中,她身後是一片蔚藍的遼闊景致,覺得很符合其人物個性。來補充一下她的背景:這位香港女生,11歲時確診患上骨癌,13歲時因化療後傷口發炎,左腳小腿被切除並裝上義肢,2000年末開始接觸劍擊,從外觀上看她完全不像是一位殘障人士,心態上亦一樣,因此如果碰到她,千萬不要用一般人的角度去想她所想。「很多人覺得我們的生活很艱難,當傷殘運動員更艱難,其實有比較才會覺得艱難吧?傷殘人士要面對的,是如何去睇或演繹一件事,當你作出選擇而又埋怨,那是苦事,但像我般正能量滿滿,又相信自己的抉擇是對的時候,那便沒問題了。」裝上義肢,腳會損,看起來亦不算漂亮,但余翠怡就是會用義肢,甚至會穿裙子,因為比較起「介意」和「愛靚」上來,她比較想靚。「人們最愛說裝義肢會弄損腳會怎樣怎樣,其實你穿鞋子都會刮損,難道就不穿了嗎?我裝上義肢行動會較方便,而且可以著心愛的衫,有何不好?有困難就解決好了,最多貼多一些膠布。」世上沒有絕對的好與壞,一切關乎選擇而已,只要你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好的,那便是好,做人始終最緊要開心。

除了作為一個運動員,余翠怡亦是一間劍擊學校的創辦人之一,同時身兼多個公職,可以想像她的目光是遠大的,比起單純做運動員,她更希望親身推廣正面思維及運動。「與其在課室教孩子何謂平等,不如由我去演繹吧!好幾次我到學校做分享,小孩都對我(或是我的腳)很好奇,我讓他們知道傷殘人士是怎樣生活,告訴他們凡人都有無限可能。」有很多夢在腦中慢慢建築,現在要先做好運動員的工作之餘,也要學好work-life balance,近年開始懂得關手機,專注當下。「辦劍擊學校同時要訓練和比賽,很容易令我分心,弄至兩邊都處理不好,現在明白既然人不在現場,處理不了的事情便由之放下吧,知道了亦只會影響集中力,於事無補。」美好的人生,就是容許不完美的存在,忙碌及手機不離手的香港人,不妨學會這樣思考,放過一下自己吧。

Text/ Daphne Wu   

Photography/ Sze Chuen、部分圖片由香港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體育協會提供

[延伸閱讀:Michelle Obama新作《Becoming》 以自身經歷細訴:平凡人都可參與非凡旅程]

[延伸閱讀:【斷捨離】一間屋得幾件家具 時裝店主Asan:有距離才發現美好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