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全民造星》花姐:「很多人覺得我經常講夢想很無聊,但我現在的夢想就是幫更多人完夢。」

《全民造星》這個節目率先被觀眾注意的,不是任何一位參賽者,而是監製黃慧君(花姐)。這次她收起電視裡的霸氣,跟我們認真談談由她親手育成的Mirror。

組合≠蝕錢
先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,為甚麼還要在香港樂壇做組合?而且是大型組合。「基本上是沒可能。」一針見血,很像她的作風。「如果用生意人的角度去看Mirror,根本是mission impossible。12個人開支大,工作機會少,很難經營下去。但幸好公司有遠見,並非要在這一刻賺錢,而是訓練這群年輕人,讓公司未來有12個賺錢的機會。而且12個人的粉絲基礎較大,號召力較強。」Mirror的出現,為本地樂壇注入新刺激,花姐慶幸可以讓公眾留意到香港還有這群年輕人。「我兒子(花姐已婚,是兩子之母)手機裡完全沒有廣東歌,他們覺得香港沒歌手,連周柏豪和周國賢也沒聽過,我覺得很奇怪和可惜。」

新手經理人
一個成功的藝人,背後一定有個能幹的經理人。Mirror會不會成名,仍是未知數,但很大程度都取決於花姐能不能勝任經理人這個崗位。花姐做過監製和導演20多年,備受尊敬。但做節目跟做經理人是兩套不同思維,所以當公司委她重任時,花姐內心掙扎了好久。「起初我媽媽和老公是極力反對的,因為我本來就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退休前都不用擔心。但現在46歲才接受新挑戰,擔心我未能適應。而且我一工作就會全情投入,老公擔心我沒法兼顧家庭。另外做經理人要擅長與人打交道,這點我不在行,很多人都說我的個性不適合當經理人。」但就算面對一堆負面聲音,花姐仍然決心接下這份工作,「請給我和Mirror一點時間,看我們可以一起走多遠。如果我有成績的話,你們應該要替我高興啊!」

我不是他們的媽媽
花姐由成員遴選階段,一直陪著這班男孩出道,他們早就不是一般經理人與藝人的關係。在《嘉兒》追訪Mirror的數天,花姐全程陪伴在側。她會跟男孩們開玩笑、間中責怪一下、又會安慰情緒低落的成員,筆者以為最適合用「母子」形容他們的關係,但花姐竟然說:「最開始我接下這份工時,我猜我們會像媽媽跟兒子。但最近我覺得我們是同學,每天一起上學,學習新的事。不只有我去開解他們,他們有時也會照顧我。像我心情煩躁時,他們會讓其他人不要來打擾我。」花姐指若有天找到比自己更適合的經理人,會將他們交給那個人,但筆者感受到他們的羈絆,絕對是其他人無法取代的。

人人都是Mirror 
花姐現時最想做的,就是為別人築夢,因為她過去為生活錯過了太多。「有些人覺得我經常講夢想很無聊,因為我從前沒有好好把握機會,上一輩灌輸我們要讀書、賺錢、買樓、生仔……所以我由畢業到現在,也沒為自己做過甚麼。我現在唯一的夢想,就是幫我的兒子、幫Mirror、幫更多人完成他們的夢。」在花姐眼中,Mirror除了是個組合,亦是一種精神。「他們就是觀眾的一面鏡,我希望觀眾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,讓他們都有動力追夢。」

演唱會預告
Mirror即將在12月舉行處男演唱會,執筆時座位已經所剩無幾,可謂全城期待。花姐作為演唱會監製,大方給粉絲們一個小預告。「首先會有詢眾要求的姜濤× Anson Lo雙人舞,Ian × Edan四手聯彈battle Lokman × Frankie跳舞,Tiger×Jeremy又可以有多『妖』?還有Anson Kong × Stanley × Jer的Band Sound。」光聽已經覺得好精彩,節目安排其實加插了很多花姐的私心,為他們日後發展而鋪路。希望有天他們每人都能成為獨當一面的Mirror!

Text: Ada Lee

Photo: Sze Chuen, instagram, 《全民造星》截圖

延伸閱讀:Mirror成員互數優缺點!香港最大型男團出道日 幕後大量絕密畫面公開

延伸閱讀:MC獨家!Mirror成員互爆秘密!誰是團內之最?【還有大量花絮照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