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by:我是digital artist 我在虛擬的世界中找到真實

我是Ruby,現是一名digital artist。以前讀書打扮比較誇張,參加了一些時裝snapshot的比賽後開始有雜誌找我做訪問和model,然後網上開始有一些觀眾或者followers,才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大家所稱的influencer,沒有說刻意要做這類的事,只是當時年紀輕,覺得這些也是easy money,但當做了2、3年後,知道這個「職業」並不能長久,想法就開始改變。轉型的一開始我是做衣服,因為大家喜歡看我的穿搭,所以做了一個自己設計的服裝品牌,後來雖然沒有虧本還有賺到點錢,但始終和自己想做一些偏藝術方面的東西有不同。為了滿足自己的夢想,終於用了一年時間在電腦面前埋頭苦學3D digital art,才開始了這條道路,並真正開始接freelance或者到外國弄一些展覽。

在2012年前,做kol不算是盛行,當時只要比較突出一點、著重特色一點的打扮就可以得到關注,而且也會容易被定型為fashion kol等等,沒有認真想過自己能有些甚麼talent,所以開始轉的時候會遇到瓶頸期。加上為了把重心放多一點在digital art,開始慢慢接少了kol的廣告,經濟上也有一定的時期需要接軌,所以決定了轉型之後就開始找一些工作,讓自己可以生活、給家用等等。之前在social media上儲下來的觀眾也會有改變,有人會問我為甚麼突然風格都改變了,也會問我這樣是不是真的能賺到錢等等,有一些粉絲會流走,但當然也會有一些新的觀眾會透過我的新風格而認同我、喜歡我。現在我已經全面走向動畫方面的art direction、和不同品牌合作、甚至也會參與mv製作等等。

 

在我來看,現在kol市場有點泛濫了,以前大家都會專注在自己的長處,加以發揮吸引粉絲例如有畫畫很強的、煮食很厲害的,但現在好像已經不同了。因為太想做influencer容易變成隨便找一些內容去填充自己,反而不是從自己最在行的事情中發揮從而去影響別人。key opinion leader 這個term也是很怪,例如 Kim Kardashian,在我心目中就是kol。雖然未必所以人都認同她,但她影響了這個時代的一部份人。

短期目標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幾多歲賺多少錢或者搞甚麼展覽等,但我想給自己一個更大一點的目標,想要30歲前可以參與art basel。再長遠來說,是希望用自己的創造力可以影響到一個時代的pop culture,例如我的偶像村上隆,他畫的公仔未必是最靚,但他的影響力就是把花花能與高端時裝接軌,和LV的合作就好像代表了某一個年代,我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像他一樣。

photo/rubyrubyglo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