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家樂回憶過去:「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思想太簡單,甚至可以說是蠢。」

自從劇集《逆緣》出街後,陳家樂多了一個老氣橫秋的稱號——爺爺,意味著他由大螢幕走進各家各戶,本人亦歡迎大家這樣叫他,說這是觀眾對他的一份認同。反而甚麼男神或暖男,都是外界強加在他身上的標籤,他就不好意思反應了。

訪談當日見家樂略有倦意,一問之下原來是感冒初癒。早前在《逆緣》熱播期間,家樂邊拍戲,邊應付劇集宣傳,睡眠時間大減,難怪會悶出病來。30出頭的家樂一直以工作第一、健康第二,數年前拍攝《破風》時,他一度斷骨要送院,但2星期後他又如常出現在片場,簡直以生命在演戲。那麼接下來會注重休息了吧?家樂未有這個打算。「我情願工作多點,總比期表空了幾天好。一星期如果有一天可以睡飽,已經很奢侈了!那天我不會去玩,留在家裡看看劇集和電影,就當作休息。」

只怪自己太蠢

為了演戲,家樂可以很拚,因為這是他從小到大最熱愛的事,家樂帶我們回到他的學生時代。「小時候我沒想過要做演員,中學時很喜歡模仿人,像看完《無間道》電影很喜歡劉德華、梁朝偉,便會跟同學一起畫分鏡,用相機翻拍戲中情節,拿去讓老師看,讓別人開心,但我不知道這就是演戲。後來同學說我喜歡做這些事,就是想做明星吧,就替我報名參加新秀。」多得這位同學為他踏出了第一步,家樂總算誤打誤撞入了行,站對了事業的起點,卻不知要如何走下去,他反省:「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思想太簡單,甚至可以說是蠢。以前面對很多事都順其自然,完全不懂計劃人生,例如我喜歡模仿別人,但沒想過要將這件事發展成事業,都是朋友幫我安排,好像跟自己無關一樣。」

陳家樂在2003年加入娛樂圈,很多人會拿他與同期出道的陳偉霆作比較,人家已經成為一線男星,他卻落後於人,原因並非實力不足,關鍵是內向的個性。「我以前不懂跟人溝通,經常隱藏自己。連我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,其他人更加不知道,想幫忙也不知怎麼幫,所以我走得比人慢。起初公司安排我學唱歌跳舞,我沒說其實想演戲。兜了一個大圈,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想做那些事,終於知道自己是喜歡演戲,白白浪費了一些時間,但現在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,我想繼續演戲。」相信大家早已聽聞過家樂以前的黑暗期,面對傳媒,他從來不會對過去迴避不談:「我不會怪責以前的際遇,我覺得每個年輕人都會有迷失的時候,最重要是如何在錯敗中進步。我經常舉一個例,如果《逆緣》的角色在10年前讓我演,我肯定不會演得好。因為經歷過低谷,現在遇到『爺爺』,才能掌握這個角色,才會得到許多觀眾的認同。」在「爺爺」裡,能找到家樂的影子,筆者也覺得他能演出「老人精」的神髓。

愛上靈異世界

無論是演戲還是看戲,家樂都會全程投入,所以他特別怕看鬼片:「我很投入那個世界,明知道鬼片著重音效和特技,也明知那些鬼是假的,但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會怕。直至要拍這類電影,我才有多看一些,那陣子也挺辛苦的,會經常失眠和發噩夢。」家樂去年一口氣接拍了3部鬼片,包括即將上映的《吉屋》,漸漸他竟然由怕看鬼片,變成愛拍鬼片。「這類題材很好玩,世界上有沒有靈異事,仍然很有爭議性,就算真的有,每個人遇到的反應也可以很大分別,沒有對與錯,所以可以用不同方法去演,有很大發揮空間。如果是談情說愛的電影,人人都可以有類似經歷,要突破就比較難。那段時間一次拍了幾部鬼片,覺得很過癮!」直到訪談一刻,家樂仍然難掩演戲時的興奮。

音樂純為興趣

有些藝人會選擇歌影視多棲發展,家樂懂得演戲,又有音樂底子,但他明確的告訴我,他不想做一個歌手。「我不是一位專業歌手,沒有那種台風,也覺得自己唱歌不好聽。歌手唱歌時會令人覺得每句歌詞都在講故事,但我自問沒這個能力,我純粹是自娛性質,有感覺便唱。」雖然家樂表現極度謙虛,但不少網民都指他聲底好,其實唱得不錯。他間中會在IG分享一些抱著結他自彈自唱的影片,但畫面通常很昏暗,而且只拍到家樂半張臉,筆者跟網民都很想知道原因,請家樂來解話:「我的房間不算整齊,所以不想開燈拍到,有點mood好像更好看。不拍全相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投入感情唱歌的時候,每到一些激昂位置,眼耳口鼻便會扭成一團,表情不好看,所以盡量想收起來。」家樂即場示範了一個肉緊的表情,害筆者不爭氣的大笑出來,一路建立的帥氣形象馬上破功,若是放到網上大概會被製成表情包吧。家樂還是希望留個好印象給粉絲,繼續保養大家的眼球。

Wardrobe/上衣 Ermenegildo Zegna, 外套、短褲及手繩 Emporio Armani

Text & Styling: Ada Lee  Photography: Eddie Tam (部分圖片摘自IG @carlosbb 及Youtube)

延伸閱讀:《逆緣》小鮮肉陳家樂 6大優點抵佢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