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 Lee: 我是化妝師 #不做會計師向夢想進發

我是Wendy Lee,一位70後的化妝師,入行15年,無論是關於新娘的、廣告的、雜誌的或明星的化妝我都有涉足,我不喜歡做一些重覆和單一的工作,所以我由一位會計師開展了我的化妝之路。

跟很多香港人一樣,在學生時代,我選擇修讀一個能夠有穩定收入的課目,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回流後,我成為了會計師,在當時全球5大的會計師樓工作。在起初的兩三年,雖然晚晚OT,但尚算工作得十分愉快,後來年資漸長,感覺就變得不同,忽然感到有好多辦公室政治,爾虞我詐,又因為晉升後的工作有時要Sell顧客一些他們根本不需要的服務,每一部份都好像要機心算盡,絕對跟我做人宗旨背道而馳,當時的我問自己:你喜歡將來的自己變成這樣嗎?加上晉升後工作時間倍增,完全失去了生活,我開始好疑惑自己的人生方向應該要怎麼走。

後來,這間有80年歷史的會計師行,因為一次重大事件,面臨倒閉,這次事件讓我想到,努力工作的這些年,幫不少大公司「做靚盤數」,究竟對我來說滿足感在哪裡呢?到我老了,會覺得自己得到了甚麼成就嗎?而且為一間公司賣力地工作,公司要倒閉便倒閉,但同一時間我因為工作而犧牲了很多私人時間,我終於醒覺了,這些生活絕對不是我想要的。後來與同事閒談間,他們說我喜歡扮靚,也可以去學化妝,當時的我不以為然,後來工作變得非常乏味,我突然在想,反正也無聊,周末時去學化妝也不錯呀。誰知一學就發現自己不能自拔,自此非常勤力地去練習,逐步逐步地向化妝師邁進!

要成為專業化妝師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要走入這個行業,學校首先安排我在化妝counter做化妝師,而人工跟會計師相比變成只有5份1。另一方面,會計師予人感覺是專業人仕,社會地位頗高,現在要站在counter賣化妝品,絕對是一個很大的心理關口!這個轉變,亦讓家人不明白和不快樂,供書教學多年,做了專業人仕,現在卻成為「化妝小姐」(家人當時不理解化妝師這個行業也可以是專業人仕)?幸運地,在counter工作了兩個多月,我被調動回學校為化妝師,工作幾年後更成為了導師。後來有感跟一個品牌工作太多限制,我又再跳出成為一位自由化妝師。

成為一位freelance makeup artist,人際網絡要從頭再build up,亦沒有了穩定收入,比之前轉行更小!而不少工作都不是即時出糧,你絕對要準備充足才可以向夢想進發。當然沒有家庭經濟負擔是讓我能夠轉型的一個重要因素,這絕對讓我十分感恩。另外,化妝師亦是一份很體力勞動的工作,不定時工作,加上往往要比主角早到和遲走,不論她是一位新娘或模特兒,因為每一次工作都有很多預備工夫,前期也要因應妝容執好所需用品,工作過程也要懂得「執生」,例如當日模特兒有皮膚問題,你要懂得怎樣急救,或客人突然有特別要求,你要懂得如何應對,待人接物要有一定的技巧。為新娘子化妝有時更會成為半個wedding planner,婚禮有不少突發事情發生,你要處理新娘情感之餘,有時更要一同尋求解決辦法,真的小點腦力也不行!

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,我只是選擇了快樂和滿足感,亦很滿意自己當時能夠暫時脫離物質的生活,向目標進發。雖然當年不少朋友和同事都覺得我很傻,但快樂對於我來說更為重要!很記得當年曾經有一位跟我不太熟悉的同事,在面書裡跟我說,在雜誌裡看到我的作品,覺得很漂亮,很為我高興,亦很羨慕我能夠成功轉型。為了夢想,為了真正想要的生活,你一定要堅持信念,不少人對這個行業有興趣,但沒有堅持,最終還是放棄離場。雖然當工作忙到不可交加時,我也會想,究竟我在做甚麼呢?所以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勿忘初衷,對於自己喜歡的事,請盡全力去做,你得到的一定比你想像的更多!